女性 > > 正文

前三季北京疏解90家低端市场 部分机构搬出城区

2019-08-14

  2015年1月11日,天浩成服装商品批发市场开始拆除牌子。工人们正将刚刚拆除下来的“服”字抬到一边。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开篇语】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北京视察,听取专题汇报,提出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现实课题。

  2015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规划纲要》,对京津冀协同发展作出全面布局。一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核心的重大举动,从此驶入快车道。

  2015年10月底,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十三五规划的建议”,“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成为今后五年的工作重点。

  一年多来,“大疏解”已成北京的关键词之一。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市场,一批人员密集的“地标”,正在从北京的地图上消失。而“互联网+”、转型升级……开始成为北京老地标的新旋律。

  从1958年首钢“第一炉钢”炼出,到2014年“城市病”首次写入北京政府工作报告,再到2014年2月习近平考察北京时提出的“四个中心”,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北京定位经历过至少4次变迁。

  在政治、文化中心的基础之上,北京城市发展强调的重点,依次由最初的工业基地,到随后的经济中心,转变为2004年的国家首都、宜居城市,和如今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

  在呈现出迅速成长的巨人面貌同时,北京内部系统却紊乱成“病”——交通拥堵、大气污染、人口增长过快、优质公共资源过于集中……

  瘦身健体成了这位巨人恢复健康的唯一路径。

  他需要协同,特别是与邻近的天津、河北“三地一盘棋”,互相取长补短,共谋发展。

  产业疏解成为关键一步,也是过去一年京津冀协同的重要实质进程。

  搬离

  大兴制衣厂迁入河北衡水

  24岁的河北人徐国庆,完全没想到能在今年5月时,完成一场“候鸟回迁”之旅。

  京津冀协同发展概念提出刚过一年,他便随着搬迁的厂房,回到老家衡水,“没想到又能到家门口上班”,他说,此前的工作地点是北京大兴区,新厂房上的流水线几乎未变,但厂房却宽敞明亮,可随意走动,再不是之前拥挤在逼仄车间内的场景。

  徐国庆所在的北京威克多制衣中心,原本坐落于北京市大兴区内,也是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第一家主动外迁的服装企业,不仅把生产工人和设备等全部“家当”搬迁到了衡水,原本70亩的厂房面积扩张至307亩,流水线从6条翻番为12条,北京城内只留下了总部。

  “在北京呆了十多年,成本越来越高”,该企业负责人说,寸土寸金的北京城内,不断上升的人力和物力成本,已难以容纳威克多不断扩张的需求。

  恰逢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势,衡水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与支持,威克多便主动走出,再谋前路。

  如今,原本拥挤于北京的2000多名工人,均可在衡水工业区内的独栋厂房内工作,缝纫机轰轰作响,“我们增加的成本只是物流”,公司负责人说,未来会有京九铁路等八条铁路途经衡水,交通自有保障。

  聚集

  批发业兴起市场规模扩大

  北京曾经历了老工业企业的大规模转型,也经历过低端市场的崛起。

  伴之而来的是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北京,数据显示2000-2012年,全市就业人口总量从619.3万增至1107.3万人,年均增长近41万人,就业人口年均增量占常住人口年均增量的69.7%。

  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便曾指出,在财政收入、经济发展、GDP考核等动因之下,北京往往为了发展而突破规划,特别是区县和乡镇,发展经济的压力很大,外来人口2/3集中在批发零售、餐饮、制造业、建筑业等传统产业中。

  以丰台区大红门为例,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这里就告别了地摊、大棚式的产销野市阶段,迁移到了楼内,发展为京温、新世纪、天雅等服装市场,使得整个地区成为服装加工和批发为主的低端初级市场,货物日均吞吐量曾达2000余吨,年交易额超过500亿元,占北京地区交易额的一半以上,成为整个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集散地,聚集着45家活跃市场,直接从业人员约5.7万余人。

  疏解

  体量过大瘦身势在必行

  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北京也承担着大量经济、金融功能,“摊大饼”局势之下功能过多,形成了城市功能紊乱。

  早晚高峰环路上的“停车场”、冬季“爆表”的PM2.5指数,以及教育医疗资源的分布不均,还有膨胀的人口总量……北京“城市病”终于爆发,并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明确。

  如何治病?“强身健体”和“腾笼换鸟”成了关键概念。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了2300万的人口控制目标。同时,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牵牛鼻子”的工作。今年以来,北京市把功能疏解、人口调控、创新发展作为推进协同发展的工作重点。

  疏解非首都功能,一方面是严控增量,另一方面是调整存量。北京市修订发布《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实施了更加严格的产业准入标准,全市禁限新增产业占到了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比例由原来的32%提高至55%。

  截至10月底,北京市共关停退出一般制造业和污染企业315家。前三季度,北京市全市撤并清退了90家低端市场,腾退营业面积约44万平方米。聚集着大量流动人口的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批发市场、西直河石材市场、天意小商品市场便陆续与津冀两地企业签约疏解,离京重新落户,它们陆续在河北多地落地。

  与此同时,则是北京市内的城市布局调整。北京市委全会提出,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是实现北京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一步,但不是解决城市发展管理问题的全部。在把功能和产业疏解出去的同时,必须下大力气提高城市建设和管理水平,更好地服务和支撑首都功能。

  在行政服务机构方面,北京提出聚焦通州,深化方案论证,加快市行政副中心的规划建设,2017年取得明显成效。通州新城86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已开工29个。

  前路

  各区县重定角色和定位

  在疏解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同时,医疗教育也会成为外迁者,天坛医院、北大医院、朝阳医院这些优质三甲医院的名字,会更多出现在北京周边区县,乃至天津河北市民的视野之中。它们在中心城区的空间,还将进一步缩小,日前北京市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便表示,将在城六区进一步压缩床位和门诊,以缓解交通拥堵和人流集中。

  同样,将大范围推进的还有教育资源,去年起北京市教委以“就近入学”为原则,除硬性斩断择校渠道外,也在均衡各区县之间,乃至全市教育资源,采取学区制改革、九年一贯制入学、深度联盟等方式,让中心城区过分集中的优质教育资源扩散至周边。

  今后,北京的优质教育、医疗资源还将辐射至津冀。据悉,北京已成立教育和培训机构、医疗机构功能疏解两个专项工作小组,分别设在市教委、市卫计委,正在分别系统研究制定各自领域的有序疏解总体方案。

  同时,北京“十三五”规划编制中,将会统筹研究各区县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角色和定位,以及在疏解非首都功能中的任务和责任。

  北京城市增长边界和生态红线均划定之后,如何坚守便成为重点,但这不意味着北京放弃了经济增速。

  “短期内一定会受影响”,北京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但长期看,产业疏解将成为北京市深度调整产业结构的契机,推动面向“高精尖”经济结构的转型。

  新京报记者 黄颖 温薷 吴为

  “协同发展”四字背后的工程纷繁浩大,统筹规划之余,也要着眼“要害”,有的放矢。

  诸如非首都功能、交通、生态环境、公共资源等领域,均已有重大项目和事项推进,并取得阶段性成果。

  地域一体、文化一脉的京津冀三地,过去一年以上述领域为“关键词”,逐步进入协同发展时代。

  大城市病

  部分教育医疗机构搬出中心城

  为了解决“大城市病”,按照《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要求,北京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主要包括“严控增量”和“疏解存量”两方面。

  “控”增量方面,今年8月,北京市再次发布《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其中针对城六区专门出台了更为严格的禁限目录。发布2个月以来,全市不予办理的工商登记业务3200件,控制增量效果明显。

  在“疏”存量方面,重点疏解一般性高耗能制造业、区域性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医疗等社会公共服务功能和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数据显示,一批教育、医疗机构完成搬迁或已经开始建设。

  关于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2015年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下称报告)称,天坛医院整体迁建工程主体结构已于2015年5月封顶,预计2017年基本完成搬迁。迁建后的天坛医院位于丰台区花乡桥东北角,于2013年底正式启动开工建设。据了解,天坛医院的整体搬迁,是为了缓解城南地区医疗资源紧缺的局面。

  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曾介绍,由于历史原因,北京市优质的医疗资源过于集中在城市中心区,南城地区和远郊新区的医疗资源相对不足,而天坛医院的“搬家”,可以推进北京优质医疗资源的转移。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赵弘院长表示,北京现在城市病较为严重,集中的城市功能过多,特别是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产业功能也比较多,因此进行疏解做减法是必要的,通过疏解腾出空间和资源,以减少交通、人口压力。

  交通协同

  新开2条跨境线一站直达张家口

  为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加强河北张家口地区与北京的快速交通联系,今年10月份,北京新开2条跨境线路,接驳地铁8号线、昌平线。

  每周五下午,拎着各色行李的乘客从地铁8号线朱辛庄站出站,走到对面的公交站,几辆绿色的公交等在那里,这是新开通的去往张家口涿鹿898路、下花园899路。

  八方达延庆分公司第四车队驾驶员李永涛介绍,898路首末站为北京地铁朱辛庄站——涿鹿,一站直达,全程高速。之前去往张家口的城际班车在德胜门发车,每次都要经过回龙观等拥堵地段,时间上没法保证。改在朱辛庄发车,车辆行驶三五分钟就上高速,全程90%路段都在高速上行驶。

  这条线路拉近了河北张家口与北京的距离,李永涛说,通过这段时间运营来看,这条线路客流主要是上班族、学生、做生意人群以及在京打工者。

  据了解,目前,北京地区至外埠公交线路已达39条,线路长度2710公里,日均客运量34万人次。

  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介绍,未来,城市间的沟通将以高铁、城际铁路和区域快线为主。

  据了解,京津冀城际铁路网规划(2015-2030)已正式上报,三地合作成立的城际铁路投资公司也正在推进重点项目建设。目前,最主要的是完成2022年冬奥会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京张城际铁路就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所有前置手续已经办妥。

  此外,今年三地持续推进交通一卡通区域试点,周正宇说,今年北京部分公交线路与天津以及河北的石家庄、保定、张家口、廊坊4座城市的公交系统,有望实现交通一卡通的互联互通。

  生态环境

  今年北京PM2.5同比下降21.8%

  报告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的生态环境联防联治效果显现。最大体现是:今年前10个月,北京市PM2.5同比下降了21.8%多,“APEC蓝”之后,“阅兵蓝”再次成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的成功实践;共同实施了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支撑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等。

  在水和生态方面,京津冀水污染突发事件联防联控机制合作协议等方案已初步完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环境与资源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认为,京津冀这几年在生态环保联防联控方面做得较为到位,此外还有一些创新措施。比如“支持北京科技大学在河北迁安市共建钢铁行业节能减排研究中心”,这一进展很有新意,因为“企业是北京的,地盘是河北的”。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毅认为,目前,京津冀区域联防联控上更多还只是行政的手段,距离真正的制度安排还有一段距离,如区域尚未有统一的环保监管机构,而这一点已经在五中全会中有要求。王毅表示,如果有了真正的制度安排和制度创新,环保的联防联控能够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切入点。

  产业合作

  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规划正报批

  为推动京津冀产业对接协作,北京市提出了集中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4+N”产业合作格局的设想,并与天津、河北签署了合作共建协议。

  “4”即共建4个战略合作功能区,包括河北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河北张承生态功能区、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N”主要是发挥市场作用,由企业根据自身发展实际,结合当地资源禀赋,自主选择若干个产业项目承接地。

  目前,围绕“4+N”产业合作格局,《北京(曹妃甸)现代产业发展试验区产业发展规划》已于今年9月发布。此外,备受关注的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规划正在报批。

  据了解,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是围绕北京新机场,由北京市和河北省合作共建,具有功能完善的城市服务和高端开放型产业体系的综合性功能区。

  “‘4+N’兼顾了国家战略、河北诉求和北京发展的需求。”赵弘表示,滨海新区和曹妃甸是国家战略,是天津和河北的发展重点,而新机场是三个省市重要的新的交通枢纽。

  有关专家表示,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规划应该是既能带动三地发展,又不能把规模体量做得太大,不然这个地方会出现新的城市病。

  这位专家表示,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未来会按照首都第二国际机场的基本功能来实现,发展临空经济,比如围绕临空产业,提高机场运行效率,完善首都产业体系,如航空物流、仓储服务等。

  公共资源

  三地将在人力社保医疗等方面合作

  北京市委全会在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意见的审议时提出,首都聚集着大量的优质资源,这些资源不仅仅是北京的,必须最大限度发挥好这些优质资源的辐射带动作用,服务周边的发展。

  今年以来,北京市与天津、河北在教育、医疗和人力社保方面实现了多方面协作,签署了一系列框架协议和合作方案。

  北京大学与南开大学等高校联合成立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北京工业大学、天津工业大学、河北工业大学携手成立京津冀协同创新联盟。

  三地共同签署疾病预防控制、卫生计生综合监督交流合作框架协议。北京还分别与津冀两省市签订《加强人才工作合作协议》《推动人社工作协同发展合作协议》和《医疗保险合作备忘录》。三地参保人员社会保险信息实现相互核对及协查。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鲁全认为,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带来了人员的大量流动。如果公共服务资源的流动跟不上人员流动,就会影响三地协同发展。

  “资源的背后是人,资源流动起来一方面能服务人,另一方面也能吸引人员的流动。”鲁全认为,区别于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以产业协作为主的协作方式,京津冀地区具有优质资源互补的协作优势,建立公共服务上的支持性措施将起到引领示范作用,加速并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黄颖 沙璐 吴为 郭超 金煜


更多精彩:
小刀娱乐网 http://www.mxii.cn
-

-

相关阅读